难民话题:谁自愿走?谁必须走?

德国科技 2018-11-29 15:32:45 69

  难民论题:谁自愿走?谁有必要走?

作者:Stephanie Höppner

2015和2016两年中,德国阅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难民潮,他们傍边许多人后来自愿返乡。此外,两年里,45000人被遣送回乡。

遣送阿富汗难民总是备受瞩目,总会成为新闻报道的头条。自2016年柏林同喀布尔政府签署了签署了遣送协议之后,迄今有106人被遣送,同阿尔巴尼亚或许科索沃比较,这一人数要少得多。

尽管如此,将难民遣送回战争状态的国家阿富汗,对许多德国公民而言难以了解,联邦议会里的各党派更是在这个议题上争论不休。支撑的一方以为,遣送作业要坚持下去,但绿党、左翼党以及包含部分社民党成员,则坚持回绝遣送阿富汗难民。

自难民危机迸发以来,德国特别着重"自愿回来家园"的准则,被回绝流亡的难民假如情愿回来客籍,能够得到赞助。

在许多情况下,他们别无选择:不自愿回来家园,将面对遣送,这种情况下,便拿不到任何赞助。那些流亡请求还在批阅进程傍边的难民,也能够请求赞助,然后返乡。

难民运用最多的是"世界难民安排"(IOM)推出的遣送项目REAG/GARP。返乡者会得到游览费以及一次性的家园生意启动资金,前者不分国籍,帮助数目相同,但后者则按国家的不同有凹凸之分,比方,阿富汗成年人每人可得到大约500欧元的资金,埃及人只能得到300欧元。

本年已有35000人拿到"回乡费",而2016年拿到赞助回来家园的人数为54000,其中西巴尔干国家人数最多,阿尔巴尼亚大约17000人、塞尔维亚6000人、科索沃54000人参加了自愿返乡的项目。阿富汗难民中,尽管他们面对遣送的风险,只要3300人参加了REAG/GARP项目。

2017年2月,德国政府推出了另一个鼓舞难民自愿返乡的方案:还处在同意程序傍边的流亡请求者,假如退出难民请求程序,且参加自愿返乡项目,将得到1200欧元的赞助;一个流亡请求者被拒后不再上诉,且在规则脱离德国前决议返乡,能够得到800欧元赞助。为这项方案德国政府耗资4000万欧元。

被遣送者的数目大大低于自愿返乡者。2016年共有25000人被遣送,同比略增。目的地仍然是西巴尔干国家:向阿尔巴尼亚遣送6000人,科索沃5000人,塞尔维亚3800人。

遣送国别名单上,欧盟有几个国家排名很靠前:向意大利遣送了1100名难民,向西班牙400名。但这些人并不是回"客籍",而是依据都柏林难民协议,难民抵达的第一个欧盟国家有必要为难民的去留担任。

许多难民阅历了绵长的艰苦行进之后才找到了一个安全的当地,但依据拯救安排Malteser的一名参谋所述,他们傍边许多人已抛弃了在德国作业以及融入社会的期望。

来自巴基斯坦操控的克什米尔区域的阿哈迈(Mohammed Ajmeer)就是生动的比如。他为到德国来花掉了8000美元,但他现在想回去:"我那时想,这儿会有很好的时机找到作业。"来到德国后他才得知,拿到流亡身份的概率很低。他现在失去了动力,加上家中老母病重,作为长子,他有必要回家挑起家庭的重担。千赢国际官网